土地面积少 设厂成本增 雪工业地贵吓跑外资

土地面积少 设厂成本增 雪工业地贵吓跑外资

雪兰莪州贵为全国极其重要的投资州属,却因其他州属迎头赶上,提供投资者及厂商更具吸引力的条件,以致争取国内外投资时,将面对更重大挑战!

《雪州工业园的挑战及机会》报告书指出,雪州缺乏工业地,以致工业地价高、缺乏能保障工业地供应及需求的机制、基建问题等,都是影响国内外投资者的主因。

面对6大挑战

报告也列出,雪州工业园面对的其他5项挑战,包括员工来源及素质问题、水电及天然气供应、经营成本增加、基本建设管理及未来商业战略及市场转型计划。

根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发布的数据显示,雪州去年初至7月共批准了155个投资项目,高居全国榜首,不过工业投资总额45亿8800万令吉,则位居全国第5名。

国内外投资者放弃雪州,选择到其他州属投资或设厂,与设厂成本大增有关,而这当中工业地缺乏导致地价飙涨的不寻常情况,不无关系。

报告说,雪州寻租客(Rent Seekers)的投机行为,造成雪州境内土地价格不稳定,而且大部份都是上涨,提高了设厂成本。

一些投资者,为此选择土地面积充足及素质良好的工业地,包括到霹雳、吉打及柔佛州等地投资及设厂。

土地转换门牌税太高

此外,雪州政府针对民宅土地转换成工业地,所征收的门牌税也太高,影响了国内外投资的投资意愿。

报告也直批,州政府及发展商在兴建工业园或商业区时,普遍存有“建了厂商自然会来”的心态,而没有妥善管理及维修,加上一些发展商的不良运作,甚至导致一些工业园或商业区就此荒废。

缺乏良好规划,衍生工业园和住宅区太过接近的问题,除了引发居民投诉外,工业地规划和供应失衡的情况,以及早前发生的制水事件,或多或少也造成投资者流失。

大量聘外劳素质降

报告书说,员工来源及素质问题令投资者及工厂业主感到头疼,很多本地员工不愿从事生产线工作、不愿长途驱车,同时普遍会要求在冷气房工作。

虽然中央政府已实施900令吉最低薪金制,但本地员工不觉得报酬理想,而各工厂间跳槽的现象也很普遍,厂主被逼大量聘请外劳。

报告说,聘请外劳虽能解决员工短缺问题,但却也引起需提供住宿、需通过官僚程序申请及附近住宅区居民投诉的问题,因此也会进一步提昇厂家的营运成本。

厂家们也反映缺乏熟练员工,包括生产线员工至会计师等专业类型,并对国内缺乏技职训练感到担忧。

厂商急寻替代水源

雪州去年发生的水荒,影响投资者信心,尤其是需依赖水源进行生产的厂家,因为水荒期间,厂家需寻找替代水源,成本增加。

报告指出,雪州政府虽然或可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过因无法保障,有的厂商已在别州寻找到更廉价的替代水源。

另外,厂家也对不稳定的全球经济表现、燃油费和电费调涨感到担忧,尽管政府有提供补贴,但也不受厂家所欢迎,同时他们希望可以通过对话平台,参与条例和政策制定等,真正发展业务。

此外,国内外投资者也反映,他们很难找到中央资料库,以一揽子提供包括工业地租金、电量、水供来源及垃圾处理等资讯。

基建管理欠佳

国内外投资者关注工业园基设问题,包括破损的道路、沟渠阻塞、街灯与路牌、遭环境缺照顾等等。

报告说,厂家反映他们因为这些基设问题,纷纷和各地方政府展开“战斗”,即需经过许多次投诉及在各部门周旋,才能解决问题。

为此,有些厂家甚至放弃投诉,自行出资维修,无论如何,报告书说,仍有部份工业园的基设获得良好管理。

重新检视发展计划

投资者对雪州有最大及最尖端的机场、海港、大道及其他现代化设施感到高兴,但同时也质疑雪州是否有充份释放其投资潜能。

报告说,虽然雪州很多工业地都能满足投资者的要求,但却不能保证各项基本设施的维修管理。为此,投资者认为,面对多个州属竞争,以及在第10大马计划和多个经济走廊计划下,雪州政府应重新检视工业发展的计划。

厂家经营成本高

厂家也投诉,投资在建筑、生产设备及研发事项成本很高,这包括聘请熟练员工推动研发和採用机械作业。加上缺乏整保供应链,以及中央政府和州政府极少让厂家享有再投资优惠或奖励,也导致厂家很难推动研发工作。

《雪州工业园的挑战及机会》报告说,厂家不能像以往般预测他们的能源花费,但对于消费税则不成问题,因过去也已缴付销售税,此外,他们也关注交通、仓库及物流等事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