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勘景「边爬边挖路」!助理满身蜈蚣崩溃:又不是拍阴尸路

野外勘景「边爬边挖路」!助理满身蜈蚣崩溃:又不是拍阴尸路

※本篇为【小柠檬】专栏投稿者经历,涉及个人观感,请斟酌阅读。

※内文皆使用化名。

※职业:我是製片助理

身为一个製片助理,说实在的,在拍片现场除了必要的专业技能外,最需要的就是野外求生的才华、与随遇而安的性格了。你问我为什幺拍片要会野外求生?当然是为了上山下海勘景跟拍片啊。

野外勘景「边爬边挖路」!助理满身蜈蚣崩溃:又不是拍阴尸路


▲拍片示意图(图/当事人提供)

说到野外求生,我遇过最了不起的就是美术助理阿美了。阿美人很不如其名,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是阿美族人,还是族里的公主之类的,不过她头上不会出现皇冠,大多都是头灯跟用来防风遮雨的渔夫帽。

那时我们跟阿美在同一个剧组,拍一部场景在湖边的杀人案件。製片找场地找了三个月,总算找到了一座无人知晓的湖泊,完美的符合导演的想像与要求:人烟稀少、从未开发与充满狂野气息的原始生态。第一次勘景前,阿美身为美术组代表,也跟着我们一块儿出勤了。

我们好不容易爬到山腰处,管理人员告知接下来没有道路了,要到适合拍摄的高点,就必须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脚上穿的虽然不是正式上工使用的防水登山鞋,但好歹都是运动鞋,应该也足够了。

「哎呀~~~我会不会摔死啊!製片~~」大家转头看向声音来源,阿美一脸憨傻地笑着,边抓着手臂,脚上穿着娃娃鞋。

「都干第几年了,还不知规矩!」製片大人唸了阿美一顿。但事实上,也没人知道老製片口中的「规矩」是什幺。

不怪阿美,因为大家都是临时被call来勘景的。但我们也怕就这样爬上去会出人命,着急地帮忙出主意。「跟留守的巴士司机换鞋呢?」「包塑胶袋?」「先在鞋底贴个大力胶(绝缘胶带)防滑呢?」

大家紧张得要命,阿美却一派轻鬆,「没关係~~~我小时候在乡下山里长大的啦!」

说完,阿美在脚背上跟脚底贴了几段大力胶,固定好娃娃鞋,带上美术组必备的防水喷雾,就直接往山坡上冲刺。

野外勘景「边爬边挖路」!助理满身蜈蚣崩溃:又不是拍阴尸路


▲大力胶(图/当事人提供)

接着,大家像人猿似的手脚并用,奋力往上爬。难的不是没毅力,而是因为踏着的都是烂泥巴,各种不知名的怪虫蟑螂全往身上爬。我想,当年的我应该还不知道日后会有「阴尸路」这词,然而拿来形容当时的状况再贴切不过了,蜈蚣、蚯蚓、苍蝇爬满身,连一向自诩为硬汉组的摄影助理们也濒临崩溃。

大家拿着管理人员发的铁铲努力为自己找生路,一边拿着杀虫剂直接往身上喷,就算皮肤被刺得发痒也不在乎。而我们的公主阿美,踩着用大力胶固定的娃娃鞋,爬得比谁都迅速,小腿或头上掉了几只大虫也不害怕,一马当先地往前走,彷彿在逛SOGO周年庆一般。

过了跟考古探险差不多的三小时,我们终于到了导演觉得合适的拍摄点,肉体上的疲劳不说,光虫子地狱就把大家搞得心hen累。只有我们的阿美公主,精神奕奕地站在峰顶上拍着场景照,全身清爽到好像她不是跟我们一路跋山涉水,而是偷搭了缆车直达目的地一样。

也因为这样,从那天起,阿美就从美术助理直升下一部的执行製片了。毕竟,她可是踩着娃娃鞋度过毒虫炼狱的女子,平时拍片的一点生理与精神上的虐待算什幺呢?

后来我被调到别组支援了,听说正式拍片时,演员们是坐车上去的,走的正是我们那天边爬边挖出来的路

>>>林森北乌苏拉看更多<<<

>>>【小柠檬】职人专栏看更多<<<

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不论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欢迎来信r4517@ettoday.net

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