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埋场┼垃圾分类=可容百年垃圾大马不需建焚化炉

土埋场┼垃圾分类=可容百年垃圾大马不需建焚化炉乌雪区的武吉达卡卫生垃圾土埋场佔地700英亩,其空间目前只被用了约一成,预计还可容纳未来逾百年的垃圾,但当局却迫不及待在吉隆坡甲洞区增江柏林京花园兴建可毒害居民健康的垃圾焚化炉,为的是什幺?吉隆坡共有3个宪法宪报以处理垃圾的地方,即甲洞、陈秀连路和鹅唛,目前就连鹅唛的垃圾土埋场都还没有启用,但当局却以土埋场总有一天会饱和的说法,坚持在西马半岛兴建4座垃圾焚化炉,为的又是什幺?最实际的处理垃圾方式就是落实3R概念,即减少、再使用、再循环垃圾,一旦按此概念落实垃圾分类制,并把大部份垃圾循环使用,我国根本无需兴建焚化炉也可顺利处理垃圾问题。但当政府终于去年9月宣布落实垃圾分类制后,民间却发现,大部份民众并未依法替垃圾分类、垃圾车并无垃圾分类设施、清理工友也未遵守垃圾分类规则,试问,如此因循苟且的执行态度,我国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真正落实垃圾分类制?民间又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彻底把“阴魂不息”的焚化炉拒于门外?2003年,我国政府提出兴建垃圾焚化炉计划,原定地点是在雪州蒲种,但遭到当地居民大力反对,过后,政府再把焚化炉的地点改到雪、森交界处的武来岸。结果,武来岸居民成立“士毛月武来岸反对焚化炉行动委员会”,并展开一连串反对行动,最终通过法律行动终止了这项计划。10年后,政府又宣布在西马半岛兴建4座垃圾焚化炉,其中一座焚化炉将设于吉隆坡甲洞区增江柏林京花园(Taman Beringin)现有的垃圾转运站里。于是,当地居民在2013年7月成立了“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KTI)。过去两年多,该委员会不以强硬手段处理问题,而是伸缩性地与政府会谈,双方最近一次接洽是于,当时,该委员会是与城市和谐房屋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交流,但双方并未达致协议,至今也没有任何下文。同年农曆新年前夕,该委员会成功号召13人齐齐落髮,藉此敲醒民众的警惕心。事隔一年,该委员会不办抗议活动,而改办环保醒觉运动,再度提升大众的环保意识。该委员会秘书蓝中华说,举办抗议活动已有两年多,却不见得能激起广大群众的醒觉和支持,特别是甲洞区的居民。“老实说,现在甚至还有许多人仍然不知道我们在抗议什幺,为什幺要浪费时间举办活动。焚化炉与其他公害课题有别,其他如莱纳、铝矿开採、砂拉越大水坝和核子发电计划等广为人知,因为这些公害所带来的破坏和污染已在其他国家获得验证和广泛报导。相反的,有人可能连焚化炉都没听说过。“此外,焚化炉所产生的二噁英需长期累积才会致癌,不像其他公害的及时性破坏力。甚至有些人认为,把垃圾烧掉不好吗?总好过用土埋掉垃圾,既浪费土地又製造臭味。这是反对焚化炉运动比其他反公害运动更难获得广泛支持的主因之一。”他认为,抗议活动始终得回归到居民的支持,否则,一场运动很可能就此失去动力,或因而熄灯。“抗议活动需要保温,这是每个非政府组织面对的难题,我们也不例外。所以,我们举办了3R乐跑、3R换物乐、3R猜奖、工作坊等活动,以教导民众如何循环使用物品,并吸引社区的民众前来参与和体会我们的用心。”他说,3R是大家熟悉的字眼,即减少(Reduce)、再使用(Reuse)、再循环(Recycle)。“既然政府已决定全面落实垃圾分类制,居民更是必须了解3R的概念,以便从最根本去解决垃圾的问题。”分类可解决80%垃圾蓝中华指出,民间不应在收集垃圾后才来处理垃圾分类的工作,反之,应在源头就展开垃圾分类的工作。“没有土埋场要做垃圾分类的工作,一因垃圾骯髒、二因分类工序繁複。试想像一下,一个社区的垃圾是以吨计算,所以,国外的垃圾分类工作都是在源头解决,也就是由居民本身自行替垃圾分类。“根据分析,我国有40至50%垃圾属有机垃圾(厨余),若能解决这些有机垃圾,至少就减少了50%的垃圾。然后,纸张和塑胶物品等垃圾各佔约10至15%,若连这类垃圾都先被处理,那就可减少约80%的垃圾。就连以前较难处理的玻璃垃圾,现在也可以处理了。换言之,若大家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就可以解决80%垃圾,那幺,土埋场的寿命就可以延长一倍以上,而当局也就没有必要建造焚化炉。”垃圾承包商居民未守法2015年9月,我国大部分州属宣布落实垃圾分类制,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则计划于今年6月才落实垃圾分类制。不过,它能否全面落实,或是否获得全民配合,蓝中华认为,关键就在于当局的立法与执法行动。“这是大势所趋,但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执行。比如吉隆坡落实垃圾分类制差不多半年,究竟居民有遵守这项制度吗?垃圾工人又有无按分类来收集垃圾?我住在吉隆坡区,目前就连垃圾车的设备都未分类,清理垃圾的工人更是像往常般,把全部垃圾一併丢进垃圾车内,何来分类之说?”他说,相关法令早已存在,而唯有政府採取严厉行动,垃圾才会大幅度减少。“这是政策执行的问题,人民必须替垃圾分类,否则就得被罚款。台湾在实行垃圾分类初期 ,执法官看到没有替垃圾分类的民众,就马上开罚单。我们若发现垃圾工人没有按规定办事,也应该向当局投诉,以便当局取消违规承包商的合约。”他强调,这一切还得回到执法和行政效率方面,最重要的还是政府是否认真落实垃圾分类制,还是只一味想进行破坏环境的大工程。甲洞焚化炉2020运作一些州属的垃圾分类制落实约半年后,房地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却于今年2月披露,甲洞垃圾焚化炉的招标结果将于今年中公布,并预料于2020年正式投入运作。对于政府应对垃圾问题的行动,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主席李长特形容,部长此举等同是把马车放在马的前面,以马车带领马开跑。“政府去年9月才落实垃圾分类制,目前连基本的3R都还没有做到,就决定兴建焚化炉,此举是否操之过急?”他说,处理垃圾得按部就班,燃烧垃圾则是最后的途径。首先,当局应先分解垃圾,把有机垃圾化作肥料,并把可以循环的垃圾再循环使用,如此一来,垃圾就会减少,届时就不需要兴建焚化炉了。“零垃圾概念对我们来说还有点遥远,但还是需要大家的配合,首先得把3R做好。除了个人,製造商的包装也可以简单一点,政府也应提供税务帮助那些支持环保的商家。”李长特在吉隆坡生活了三十多年,基于垃圾课题,他曾两度参观乌雪区的武吉达卡卫生垃圾土埋场(Bukit Tagar Sanitary Landfill),以及前往印尼泗水参观当地垃圾循环再分解的运作模式。政治考量衍生问题目前,当局都是巴雪隆北区的垃圾运到甲洞柏灵京花园转运站压缩后,再载到距离当地约50公里外的武吉达卡处理。约两年前,当地曾发生垃圾堆满路旁的问题,以致邻近居民广受影响。李长特说,垃圾问题往往是因为转运站处理得不好才引发。“当年是因为承包商落跑,4个压缩垃圾的机器,一个接一个损坏都没人维修,累积到最后没有办法维修,清理垃圾的工友就把垃圾丢一旁,造成很大的问题。结果,政府就借题发挥,指当地需要兴建焚化炉以解决垃圾问题。”他指出,吉隆坡每天的垃圾量高达2400吨,柏灵京花园转运站可处理1700吨垃圾,若能提升垃圾场的效率,加上督促民间落实垃圾分类工作,以及促进民众的环保概念,那幺,垃圾量就会大幅度减少。“政府準备兴建焚化炉的理由是土埋场总有一天会饱和,但到目前为止,武吉达卡的空间只被用了一成。吉隆坡共有3个宪法宪报以处理垃圾的地方,除了甲洞,还有陈秀连路和鹅唛。目前就连鹅唛的垃圾土埋场都还没有启用,何来饱和之说?“我国的维修文化使得当局连一个转运站都处理不好,未来又如何有能力处理焚化炉的运作?燃烧垃圾的作法毕竟不健康,加上本地气候炎热,烟霾来袭时又将製造另一波问题。如果政府一意孤行,我们将会採取法律行动。”他指出,金马仑高原和邦咯岛两个小型焚化炉都已经停止操作,主因是当局处理不当。“金马仑的垃圾多是蔬菜,当局以焚化炉的方式来处理当地垃圾显得非常不洽当,若能以分解方式来处理当地垃圾最好,因为被废弃的蔬菜可被用作化肥。若政府凡事都以政治考量作决定,那幺,最终很多方法都会被认为行不通。”3R乐跑日期/时间:3月27日(週日),早上6点30分开始地点:甲洞风筝公园上网报名

相关推荐